職場媽媽對孩子的愧疚告白

向下

職場媽媽對孩子的愧疚告白

發表  LTU 于 周四 9月 13, 2012 12:56 pm


去年冬天一個週末的夜晚﹐我和女兒埃米莉(Emily)兩人依偎在沙發上。她回憶起我們一家住在科羅拉多的時候﹐她爸爸每次用鏟子清理後院天台的積雪時總會 弄出一條“雪滑梯”。這條滑梯連著樓梯扶手與天台下面的小坡﹐為了讓女兒們多享受一會兒滑滑梯的樂趣﹐他還在接近後院柵欄的地方將雪滑梯做了一個彎道。



這勾起了她對我們在那裡的生活的一頁頁回憶:從那只比最低柵欄還矮的小鹿到等待校車的時光﹐從她爸爸用木質爐灶加熱牛奶後親手制成的可可飲料到16英尺高 的聖誕樹。她輕柔、平穩地講述著過去﹐這些回憶讓我感動落淚、唏噓不已。她生動的敘舊把我帶回到兩年前我們與之告別的那些日子裡。兩年前﹐一份紐約的新工 作改變了我們一家原有的安定日子。





我們中的許多人作為在職父母都心懷愧疚。因為工作需要﹐我們與子女的相處時間太少﹐我們不得不在餐桌上接電話﹐我們與家人度過有名無實的假期。我們為了工作更換居所、輾轉流離﹐而這徹底改變了孩子們的生活。





出於某種原因(文化因素?基因使然?)﹐這種愧疚感在媽媽們身上體現得尤為強烈。我確信﹐爸爸們也會有類似的感受﹐但他們可能不像媽媽那樣將這個話題常常掛在嘴邊。跟我交談過的多數女性都說﹐這種愧疚感一直縈繞在心﹐儘管我們知道這無濟於事﹐只是白費精力。





我的情況比許多媽媽要好一些﹐因為我的女兒有全職爸爸的陪伴。作為四個女兒的父親﹐他一直都盡職盡責。但這並不能讓我心裡好受一些﹐我錯過學校的活動﹐丟下病痛中的孩子﹐也無法回報曾幫過孩子們的女童子軍團負責人。約翰(John)和孩子們卻從未因此而抱怨。





但 是兩年前﹐當我因為工作迫使全家搬到紐約的時候﹐我的內疚感油然而生。那時﹐找到一份令人興奮的工作就像在黑夜裡尋到一座燈塔一樣難。年輕的時候﹐我和約 翰就曾在紐約居住過一段時間﹐那時我們還沒有結婚﹐也沒有孩子﹐我們熱愛這座城市。我們深知﹐從科羅拉多舉家遷到紐約將徹底改變姑娘們的生活方式﹐但同時 也能讓她們接觸到更多元的文化﹐使她們成為更優秀的世界公民。所以﹐我們沒有為了減少地域文化沖擊而選擇住在舒適的郊區﹐相反﹐我們把新家安在了紐約城區 ﹐這樣孩子們才能體驗真正的都市生活。





不幸的是﹐我們沒能安穩、順利地過渡到新的生活。住在紐約的第一套公寓時﹐我們就遭遇了一個非法佔 居者、臭虫和難以相處的鄰居。我們從科羅拉多3,500平方英尺(約325平米)的房子搬進紐約只有1,000平方英尺(約93平米)的公寓﹐陽光、新鮮 空氣也隨之減少了。每次外出﹐孩子們都要忍受垃圾、臟話和噪音帶來的困擾。她們在公立學校上學﹐不論是在與人相處還是課業方面也都面臨許多挑戰。





一 年多的時間里﹐我都被內疚和焦慮重重包圍。我徹夜難眠﹐沒有胃口﹐脾氣也變得越來越差。但漸漸地﹐孩子們卻一個個開始適應新的生活。每交一個新朋友﹐每參 與一個學校項目都加快了她們融入紐約的腳步。兩個女兒適應得很快﹐另外兩個女兒卻還在為之前告別的朋友、老家分別的親人感到難過。





今年夏 天就是我們舉家遷到紐約兩週年的日子﹐我們商量著哪天回老家科羅拉多看一看。小女兒說﹐如果可以﹐她還是願意明天就搬回科羅拉多。其餘三個已經完全度過了 難關的女兒則說﹐現在她們更願意呆在紐約。15歲的大女兒傑米(Jamie)還稱﹐不管發生什麼﹐在未來的兩年里﹐她都要留在紐約。如果必要的話﹐她會搬 去和朋友們住﹐直到念完高中。她的態度有力地驗證了我和她爸爸當初的設想。





約翰也說﹐我們舉家遷到紐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。他提到我之前就職的公司已經進行了好幾輪裁員。雖然我們倆都覺得﹐現在的紐約要比我們20多歲時呆過的紐約難呆一些。但他認為這次的工作機會太珍貴了﹐不該錯過。而現在﹐我們的財務狀況也都在掌控之中。





約翰說﹐“我們不用再承擔兩輛車的開銷﹐基本上也精簡了我們用不上的東西。而且將來不論怎樣﹐我們都得賣掉房子為孩子們準備大學學費。”





我的內疚感還是揮之不去﹐因為我心裡很明白﹐所有的人都是因為我一個人、都是為了成全我的事業才不遠千里搬家的。對孩子們而言﹐讓她們告別自己熟悉的世界是一種苛求﹔對深入當地社交圈的丈夫而言﹐讓他拋下所有熟識抽身離去、重新來過也是一種苛求。





但我深知﹐作為家裡的主要收入來源﹐我得保全自己的工作﹐這樣全家人的生活才有保障。





我 也明白﹐自己的責任遠不止於此。我覺得在紐約參與一些有趣的活動很重要﹐這會讓我們體驗在科羅拉多無法體驗到的新鮮事物。但同時﹐我也努力讓孩子們與她們 以前的老朋友保持聯繫。今年夏天﹐我們就讓兩個女兒獨自回了趟科羅拉多﹐我們計劃著讓另外兩個女兒在明年夏天也回趟老家。我還試著讓親戚朋友們經常過來串 門﹐畢竟﹐有叔叔阿姨各路親戚走動的家才是人們觀念中的家。





自始至終﹐我都信奉這樣一個觀點:如果不是家裡所有的人都能適應紐約﹐那它就不適合我們大家。雖然眼前的情況還是有些棘手﹐但我覺得﹐“家裡所有的人”這個目標終歸是有望實現的。





儘管之前埃米莉在適應新環境的時候過得很累很辛苦﹐但在沙發夜談的那晚﹐她並沒有因此而怪我。相反﹐她跟我說﹐她特別珍惜幼兒時期的時光。這一路走來﹐她才發現那段時光是美妙的、獨一無二的。





我們現在仍在搜尋﹐搜尋紐約這頁人生篇章的亮點﹐這些亮點是等孩子們長大後仍會珍惜在心的東西。對我們而言﹐科羅拉多是一幅田園畫﹐我們過去在那裡的所得所感如今又被紐約的都市心境裝裱。或許﹐這幅交織的畫面終將是美麗動人的。

LTU
Admin

文章數 : 137
注冊日期 : 2012-07-27
年齡 : 31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kaixa.cool5site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